艳阳高照的七月初,天气酷热。 一个国字脸、身材壮硕的青年,顶着太阳骑车在柏油路上。 口中喃喃自语……什么鸟天气嘛!? ? 好好的冷气室不待着, 还有少芬陪着闲聊多好偏偏现在一个人在这么大的太阳下骑车, 真是犯贱。 ? ? 这青年是杨圣华,今年才从中坜的专校毕业, 少芬是他的女朋友也是房东的小女儿,还在醒吾专校念书。 等着入伍服役的圣华,并没有在毕业后,马上回到家中, 一来家中并无兄弟父母又忙于工作,日子实在难过。 况且好友们还在这里,大伙嘻嘻哈哈的可打发时间。 二来离入伍的日子愈来愈近,他也想就近陪陪少芬, 舍不得离开。 ? ? 想起少芬,心中不由得一阵甜意,长长的头发及肩, 面容清丽明亮身材高挑,是个让人感到眼睛一亮的讨喜女孩。 尤其在最近,天气炎热,往往一身凉快的穿着和又紧又短的迷你裙, 总令圣华欲火翻腾胀痛难消。 ? ? 若隐若现的丰满胸脯乳沟深陷,雪白无瑕的大腿, 从窄短的裙中露出几次险些令圣华当场出丑。 ? ? 记得在两年前,刚考上学校来中坜注册时, 无意中在学校附近的小店中看到她从此难以忘怀, 夜夜入梦。 当他知道房东苏先生是她的父亲时,拼着每月高出别人两仟元和不准在屋内打麻将的代价, 硬是把房子租下来。 为了这件事,好友还连连责怪他,最后只好以代朋友垫差价来收场。 ? ? 幸好老天有眼,近水楼台加上特意的制造气氛及好友的帮助, 少芬总算对他另眼看待尤其最近这一年来,感情进展更是快, 虽然两人间尚未有过性关系但在彼此间情意绵绵之际, 拥吻缠绵上下其手而从少芬身上抚摸到的肌肤弹力十足, 鼻子传来的丝丝发香再再都让圣华消魂不己, 难以自持。 ? ? 机车在火热的公路上,慢慢的前进。 圣华因为心中有事在想,倒渐渐平静下来,不再感到那么热了, 回忆少芬心中自然甜蜜无比但只要想到这两年来, 替好友林丰补足的房租差价己经快五万元了真是心头滴血愤恨不平, 若再加上当初追少芬时林丰那小子趁火打劫勐敲竹杠, 更是让圣华觉得恶梦连连有苦难言。 ? ? 林丰是圣华高工时的学弟,由于圣华曾经重考过, 待在补习班一年。 在补习班上和当时是三年级的林丰同班,坐在同一排上, 因为同校彼此间曾见过照面自然较为熟识,又谈得满投机的, 于是便成了好朋友。 ? ? 联考后两人因成积相差不多,于是便同时进这所专校, 圣华是机械科而林丰是电子科就在圣华迷恋少芬时, 想租苏先生的房子而林丰也就成了理所当然的“厝脚”与圣华同进退啰!想到林丰就让圣华感到头痛。 ? ? 自从六月中结业以来,就没看见他过, 毕业典礼上也见不到他的人在公告栏上看到他的成绩时, 圣华吓了一跳有一科电脑的专业学分被死当, 肯定毕不了业。 ? ? “这怎么可能?”? ? 圣华讶异的脱口说出。 圣华心想,林丰向来学业、运动、交友、人际关系等……科科拿手, 名列前矛。 一年级时还拿奖学金,是社团代表,就以这次的成绩来说, 除了这科以外其他的科目都在九十分以上,实在没理由呀!圣华跑到林丰的班上问他同学, 才知道是因为和课堂教授有冲突期中考后就常旷课, 连毕业考时那科目又缺考,不死当才怪!? ? “课堂教授是谁啊?”? ? “是李教授。” ? ? “你是说去年九月才从美国回来的李玉玫教授?”? ? “不是她还有谁呢?”? ? 就在十分钟前, 当圣华和少芬在客厅吹冷气闲聊时这个“失踪”多日的林丰, 总漭晶话回来了接过电话的圣华噼头就骂∶“你死那去了?现在才打电话来, 全世界都在找你你知不知道啊!”? ? “我去环岛一周啊!”? ? 电话那头传来林丰那狡滑又神密的笑声。 ? ? “你好样!害我担心好多天,打电话到你家, 也说没回去真把我急死了。” ? ? “急死了?我看是爽死了才对吧!没有我这个”五百瓦“的在, 你和少芬会那么乖?”? ? “少鬼扯!你现在在那里?”? ? “找”厝脚“啊!你月底就要去当兵了 不快找人来顶你我一个人出房租吗?”? ? “别哈啦了!你知不知道你被当了?”? ? “知道啊!我是故意给她当的, 不然我干嘛急着找”同居人“?吃饱没事干啊!”? ? “故意的?”? ? “别说这些了 照这个地址来载我回狗窝吧!”? ? 林丰说了个地址 是离学校不远的社区圣华记得那个社区在小山坡上, 风景很好学校里有很多老师都住在那里。 ? ? “真给你搞煳涂了,大热天跑到那里干什么?”? ? 圣华不耐的说。 ? ? “嘿!嘿……先说好,来了可别大惊小怪喔!”? ? “你等我哟!可别又乱跑, 我大概二十分钟左右就到了。” ? ? 圣华向少芬说了一下大概内容,便骑车出门。 ? ? 圣华在社区内,依着林丰给的地址, 在巷内左钻右找的好不容易才找到。 ? ? 那是一座位于巷底的公寓,由于巷口及两旁的空地上, 种着许多树木所以即使在七月的午后,也能感受到绿荫风和的凉意。 “这小子倒真能享福!”? ? 圣华用带着埋怨的口气说。 看看手上的地址,应该是巷底的六楼没错。 按下对讲机后,那头传来林丰的声音。 ? ? “谁呀!是圣华吗?”? ? “还有谁啊!快开门, 我快热昏了!”? ? 门打开后林丰那小子正站在门后, 穿着短裤背心贼嘻嘻的笑着。 ? ? “叫我冒着大……啊……”? ? 圣华惊叫着, 两眼惊讶的望着林丰背后张大的嘴巴几乎合不拢。 原来林丰背后由厨房走出来的人,正是学校里的教授李玉玫, 身上穿的正是和林丰一模一样的短裤背心只是似乎小件了些, 紧绷的衣服下露出令人垂涎的魔鬼身材,修长白嫩的玉腿, 令圣华不敢直视。 李老师向来成熟艳丽充满智性的面容,似乎也为这次尴尬的相见而俏脸微红。 ? ? “进来喝杯凉茶吧!别老是站在门口嘛!”? ? 李老师的声音, 听来仍不太自然。 ? ? 看到李老师因双手端着茶盘而使得丰满的乳房更加突出时, 圣华感到脑袋一阵的晕眩。 ? ? “坐一下,等你凉快些,我们再回去吧!”? ? 林丰在一旁顺着帮腔。 ? ? “打扰了!李老师……”? ? 圣华坐在沙发上时, 可明显的感受到自己的心跳因紧张而加快旁边的林丰则若无其事的坐在主人座上, 等李老师摆好茶杯端起茶盘要进厨房时,林丰忽然拉着李老师的手。 ? ? “小玫,你也来坐着吧!”? ? 说着, 便将李老师拉到自己的腿上坐着。 ? ? “不要啦……”? ? 满脸通红的脸上, 却有微笑的表情。 林丰让老师坐在自己的腿上,双手却由背后搂住她的细腰, 一边在老师的耳后轻轻的说: “有什么关系呢?小玫 圣华是我最好的朋友你们将来会常见面的,况且我们的事还要拜讬他帮忙耶!”? ? 听到从林丰口中说出“我们的事”四字, 李老师更是红透耳根低头靠在林丰肩上。 ? ? “圣华,她就是我跟你说的”厝脚“, 下个月你就要入伍了。 而我显然还要在学校再待一年,才能拿到毕业证书。 我和小玫商量过了,想一起把苏伯伯的房子租下来, 我想这情况您也了解,小玫这里,环境虽好, 但前后左右的邻居多半是学校的同事,我常在这里出入, 必竟是不方便!况且苏伯伯那里离我们学校较远。 平时也只有少芬和苏伯母会来,苏伯伯人在高雄做生意, 一年都难得回一次家我们那里就更别提了。” ? ? 圣华听了林丰的话,喝在嘴里的一口茶, 差点就呛了出来。 以为林丰在开玩笑,但转眼看见林丰一脸郑重, 一旁的李老师也依偎在林丰身上默默的看着自己, 眼中颇有求助之意心中也信了七八成。 随即面有难色的说: “可是苏伯母会来收房租, 难道会看不出来吗?”? ? “您可以向苏伯母说小玫是我的未婚妻 本来预订今年要结婚的因为我今年没毕业,才会拖下来的, 苏伯母不是我们学校里的人不会知道小玫是学校的老师, 只要你少芬交待一下应该会没问题的!”? ? “为什么你自己不去跟苏伯母说!”? ? “你招牌好呀!就算苏伯母不信我, 也要信她未来的女婿啊!”? ? “事情要是穿梆了 我会给你害死!”? ? 圣华苦笑的说。 听到圣华如此说,林丰知道事情有谱了,马上就一付嬉皮笑脸的模样, 抱着怀里的美人教师 轻吻柔细的面颊说: “我早跟你说没问题的, 这次你信了吧?……”? ? 而圣华却在起身时 看见李老师脸上出现满足与欢愉的表情……? ? 从李老师的公寓出来后 圣华与林丰两人在路上都不说话炎热的天气, 使得心情也变得烦燥突然圣华将机车做一次急转弯后, 停在路边大声的喊叫一声后, 跟林丰说: “我实在是忍不住了, 怎么会这样呢?”? ? “到湖边去吧!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 ? ? 林丰说。 圣华看着林丰的表情,知道他是不会在这里说的, 只得悻悻然的往湖边骑去。 湖边其实是学校附近的一个小池塘,周围长满许多的芒草和矮灌木, 在靠近水闸附近有七八棵大榕树是圣华和林丰在翘课后, 常来午睡谈天的地方。 浓荫的榕树下,此时却有两个人在交谈着,一个身材壮硕一副国字脸, 另一个身材中等相貌白净嘴边却不时挂着微笑。 ? ? “我实在很讨厌你的嘻皮笑脸,你可不可以正经点?”? ? “可以啊!我这个人是最好”沟通“的!”? ? 说完后, 马上就一脸正经八百的不啃声。 这两人正是杨圣华和林丰。 ? ? “你……你……怎么会……会……”? ? “你在说什么啊!”? ? 你“了老半天, 你是不是要问我为什么要把她给上了,是不是呢?”? ? “你最好注意你的用辞, 必竟她是你的老师。” ? ? “我只知道她是我的女人!”? ? “你在说什么……”? ? 杨圣华气得转过头去, 不再理林丰。 抬头看着青天白云,圣华想起去年九月刚开学时……? ? “喂!林丰, 我们班今年来了个超级美女教师耶!”? ? 圣华兴奋的说着。 ? ? “叫李玉玫,对不对?教你们自动控制, 对不对?才刚从柏克回来对不对?”? ? 林丰一脸不以为意的说着。 ? ? “咦!你早就知道啦!”? ? “全校师生那个人像你一样?消息这么差, 谁不知道我们科里有位李教授?”? ? 圣华心想 林丰说得没错自从李老师来学校后,校内的学生和单身的教师们, 莫不为她疯狂倾倒殷勤呵护。 开学典礼上,一身剪裁合宜的白套装,衬托着窈窕的曲线, 丰满的乳房修长的大腿。 虽然圣华对女人的三围并无很深的了解,但他知道眼前这位二十八岁的李玉玫教授, 有着令人捉狂的么魔鬼身材和成熟艳丽充满自信的美貌。 若非自己正和少芬打得火热,说不定也会拜倒裙下, 甘心称臣。 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圣华总感觉林丰好像对李老师没什么好感。 ? ? “她也有上你班上的课吧?”? ? 圣华问着。 ? ? “有三个学分!”? ? 林丰冷冷的说着。 ? ? “真不想上她的课!”? ? 林丰突然说出这样的话, 倒令圣华颇为意外。 ? ? “你没事吧?林丰!”? ? “我没事啊!”? ? 林丰好似不愿再谈论下去似的, 匆匆离去。 事情终于发生了,期中考后的第一堂课,林丰在教室里唿唿大睡。 平常的课堂中,李老师就对这个林丰非常头大, 上课时不是对她的话爱理不理的就是趴在桌上唿唿大睡。 偏偏这次期中考就属他成绩最好,因此就索性随他去, 不再管他。 今天也不知道为什么,总觉得林丰的举动非常碍眼, 心中不免有气恰巧林丰这时又唿声连连,于是再也按奈不住了, 拿起课本敲了林丰的头一下 说着: “你爱怎样我管不着, 但请你不要妨碍其他同学。” ? ? 林丰一言不发的站起来,冷冷的瞪着她……李玉玫自从到这所学校后, 不论何时总是倍受全体师生的呵护,何曾有过如此局面。 正当不知如何是好时,林丰竟拿起书本,缓缓的走出教室。 在李老师正想要他坐回位子上时, 林丰却丢下一句: “我讨厌上你的烂课, 要怎么办随你!”? ? 说完后便走出教室, 下楼去了。 ? ? 事情很快的传到训导主任耳中,虽然李老师不认为这是什么大过失, 不打算追究但训导主任为了讨好眼前的美女, 还是硬记了林丰一大两小的过。 从此就没再看过林丰来上李老师的课。 ? ? “我被记过的事你知道吧!”? ? 林丰说。 ? ? “大概知道一些。” ? ? “就在被记过的三个礼拜后,李玉玫来找过我, 因为我己经连续三周没上她的课了她以为是因为我被记过心中怀怨的原故。 其实天知道我是……”? ? 林丰沈默了一下子, 又接着说: “那天下午四点多你隔天没课就提前回台北了。 五点半左右她就来了,我没想到她会找来,而且自己当时也心烦的很, 正想发泄一下。 我和她的关系就是从那天开使的。” ? ? 林丰正躺在床上随手翻阅成人杂志, 想来个自我解决以消除一下烦燥的情绪,正当亢奋之际, 门外的铃声却响了起来。 ? ? “是谁那么不识相,偏挑这紧要关头时找来。” ? ? 林丰火气正大的在那里嘟嚷着。 ? ? 打开门时发现竟然是李玉玫老师站在门外, 看她一脸笑脸迎人的模样林丰无奈,只好招唿她进来坐了。 李老师今天穿着薄薄的丝质白色短衫和粉红色的窄裙, 隔着半透明的白衫似乎还能隐约看见里面的胸罩肩带, 由白衫外隆起的部份可让人联想到硕大的乳房。 窄裙下是令人感到窒息的窈窕胴体,小腿上性感的丝袜, 更是令人的精神亢奋。 沙发椅上的美艳女体,又让林丰原本被浇熄的欲念, 再度高涨。 ? ? “李老师,你来做什么呢?有事吗?”? ? “林同学, 你己经连续有三个星期在我这一科都旷课了, 我不知道你是不是有困难?也怕将来对成绩会有影响 所以向生活辅导室要了你的地址想过来了解一下!”? ? “我讨厌上你的课!”? ? 林丰相当直接的说。 ? ? 李老师愣了一下, 随即微笑的问道: “是我书教得不好吗?高材生!”? ? 老师似乎在等着林丰的答案, 睁着明亮的眼睛满是笑意的看着林丰。 ? ? 心中欲火高涨的林丰,如此和老师正眼相对, 这么近的距离一张美艳成熟的脸笑意盈盈,让林丰不禁为之销魂, 连忙将眼光下移想避开这撩人的气氛。 ? ? “我可没这样说!”? ? 声音有些干涩。 林丰站起身来,把脸转向窗外,用背对着老师, 清楚的感到自己的下部正在充血膨胀邪恶的欲念, 正在遂渐浸蚀自己的道德良知。 ? ? “我从没说过老师书教得不好,我只是讨厌上你的课而己。” ? ? “是因为训导主任记你过的原因吗?”? ? 李老师追问着。 ? ? “我不是那么小气量的人,这件事我根本就没放在心上。” ? ? “那又是为什么呢?总有个原因吧?”? ? 李老师疑惑的问着。 “是因为你长得很像一个妓女!”? ? 林丰用很痛苦的语气回答着。 李老师听到这句话后,先是感到错愕,然后是感到十分的愤怒。 站起身来,对着林丰大声的说着“你骂我是下贱的妓女!”? ? 脸上因盛怒激动而涨红。 ? ? “你敢说妓女下贱!”? ? 林丰大声咆哮着转过身来。 原本白净斯文的面貌,此时正紧咬牙根双眼血丝殷红, 面色铁青的扑向李老师。 “啊……”? ? 李老师看到林丰扭曲的表情后, 惊叫了出来随即发现身体已被林丰推倒在沙发上。 ? ? “你很高贵吗?……很高贵是不是?……是不是啊?……”? ? 此时的林丰像只被踩到痛处的野兽似的, 亳无理性双手抓着李老师的肩膀用力的摇晃着, 李老师则是受到过大的惊吓而说不出话来,拉扯之间老师身上的窄裙因受力而上卷, 露出里面白嫩修长的大腿和带蕾丝边的白色三角裤。 撩人的春色对愤怒的野兽起了催情的作用,林丰赤红的双眼, 紧盯着老师两腿间的雪白肌肤猝然伸出右手便朝臀部摸去。 ? ? “你看不起妓女是不是?……好!我就来看看你是那边贵?……用那些你认为下贱的妓女所教我的技巧, 来嫖你这高贵的美教师。” ? ? 林丰铁青的脸上,露出淫邪的微笑。 ? ? “不要……不要啊……求求你……啊……”? ? 林丰把嘴吻在老师红润的嘴上, 用身体的重量紧紧的压着挣扎的女体,伸出的手由平坦的小腹钻进三角裤内。 ? ? “啊……嗯……不……要……”? ? 摇头想摆脱林丰亲吻的嘴, 悲泣的叫声。 在秘唇被男人狂野的手占据抚摸时,女教师的发丝己散乱的披覆在脸上, 明亮的双眼泪水盈盈。 林丰伸出舌头,舔着细嫩脸上的泪水,轻咬着小巧的耳垂, 慢慢的用左手在短衫上轻抚弹性的乳房。 男人炽热的眼神与自己相对时,女教师对野兽般的欲求感到紧张, 挣扎的想逃闪开。 被手指挑弄的肉芽,渐渐骚痒起来,燥热的胴体在摇摆着。 ? ? “求求你……不……要……”? ? 无助的言语, 由女教师的口中说出。 ? ? “老师的洞内己经湿了哟……”? ? 林丰用轻佻的言语, 在李老师的耳边说着。 ? ? 霎时满脸通红的老师,被下流的言语冲击着, 不知如何是好的紧闭双眼勐力的摇头仿佛在抗拒着林丰的话语。 ? ? “啊……你干什么……不……”? ? 当林丰由老师的一条腿上, 扯下裤袜与蕾丝内裤时李老师睁开两眼奋力的抵抗着, 拉扯之间感到一条炽人的棒子顶在自己的小腹上时, 才知林丰不知何时己将裤子退去看到这条七寸长黝黑的男根, 犹如握拳的婴儿手臂李老师不由的感到惊慌和害怕!被压制的双手, 无法抗拒男人的侵袭两腿间被男人的身体巧妙的分开, 在擅抖的胴体下神圣的秘唇己湿润。 ? ? “老师!我要进去了喔!”? ? 林丰轻佻的在耳边说完后, 还用舌尖在美丽的脸颊上舔过。 扶正yīn茎对着洞口,抬起屁股用力的往前顶。 ? ? “痛呀……哎唷……痛……”? ? 撕裂身体的痛楚传来, 艳丽的脸孔因而惨白全身颤抖。 ? ? “哎呀……好痛噢……不要……快拔出来……呜……”? ? “老师, guī头己经塞进去了忍着些,放松一下,马上就有得你浪的。” ? ? 林丰一边淫笑的说,一边摇摆屁股做着圆周运动, 稍稍的把臀部抬起后用双手抱着老师的细腰, 再用力的里一挺全根尽入。 ? ? “啊……”? ? 巨大的疼痛,使美丽的教师昏绝。 林丰在完全插入后便不再挺动,用手解开老师身上的短衫扭扣, 将胸罩往上推时雪白坚挺的乳房弹出,是如此的硕大无瑕, 林丰满意的笑着。 伸出手在顶端粉嫩的rǔ头上捏弄着,忍不住的用舌尖在老师粉颈胸脯间细细的舔吻着。 ? ? “嗯……”? ? 老师的眉头轻轻的皱着, 林丰知道老师正慢慢的苏醒稍微移动一下臀部, 股间的淫液正伴着鲜红的血丝流出是处女受到侵犯的证明。 有力的臂膀,将老师的一条大腿高高的抬起, 完全插入的yīn茎用腰做着磨臼的动作。 ? ? “嗯……嗯……”? ? 无力的睁开双眼, 老师感到自己的胴体在颤动看见自己孅细的脚踝上, 吊着雪白的蕾丝内裤和扯破的丝袜正随着男人腰部的节奏在晃动着。 无言的转过头去,正对着男人的目光。 林丰微笑的看着自己,用鼻子触摸自己的鼻尖, 女教师可以清楚的感受到男人眼中的欲望情挑 半强迫的拉着自己的手摸向被蹂躏后的秘唇时, 女教师无力的抗拒是那样的软弱火热粗壮的男根, 在手边上下振动时李老师知道自己的贞操己被这个男人夺走。 ? ? “我是你的第一个男人!”? ? 林丰在老师的耳旁, 用充满征服感的自信口吻说。 ? ? 长长的睫毛因羞愧而颤动,白皙的面孔透着微红。 随着男人腰间不断的挺动着,老师开始轻轻的喘气, 乳房在男人的掌中被抚捏着紧紧皱起的眉头, 露出追求性感的表情林丰认为这是个好时机, 开始遂渐加大旋转然后快速的上下挺动着,这时的老师发出叫声, 紧紧的抱着林丰。 看着老师咬住嘴唇作出忍受的表情,林丰抽插的动作更深入, 下下直抵花心。 男人的目光紧盯着老师美艳的面孔,淫浪的表情令人欲火亢奋。 ? ? “嗯……怎……怎么会……嗯……啊……”? ? “跟着我的动作, 摇摆屁股配合着!”? ? 林丰轻声的说着 然后亲吻老师雪白的颈部。 ? ? “啊……啊……”? ? 难为情的配合着林丰的动作, 老师的脸上己现红潮唿吸也开始凌乱,在不顾一切的大叫两三声后, 女教师无力的瘫在沙发上。 林丰感到老师腔内的粘膜不断的夹紧自己,阵阵的阴精喷流, 瘫倒在沙发上的女教师被一波波袭来的性高氵朝包围着。 林丰抱起柔软的女体,坐在沙发上。 ? ? 让女教师以跨坐时姿式,骑乘在自己腿上, 面对面的搂抱着细腰粗黑的男根依旧被紧窄柔嫩的腔壁包围着, 屋内充满着淫糜的气氛。 ? ? 硕大坚挺的雪白乳房,深陷的乳沟, 在他鼻前不到两公分处淡淡乳香刺激着男人的性欲, 林丰把整个脸埋在柔软诱人的双峰中伸出舌尖, 舔吻老师汗湿的胸脯。 ? ? 白色的短衫己被汗湿,紧裹着香艳的胴体, 双手由短衫下摆伸入的林丰享受着美女教师光滑涨肤, 重新抱好细腰后下体的男根又开始轻轻的抽动。 沈迷在高氵朝余韵中的女教师,又感到自己花园的核心被震动着, 有如毛虫般的舌头在乳晕上轻舔咬弄时,骚痒难耐的感受, 再度刺激着发烫的女体。 ? ? “啊……你……啊……不行……鸣……”? ? 坚硬炽热的yīn茎, 加快了上挺的动作女体如蛇般的细腰款摆,黑亮的发丝像海浪般的飞散。 ? ? “你自己扭腰上下套弄吧!”? ? 林丰下命令似的说, 然后把双手移到丰满的屁股上把玩师生间的地位在不知不觉中对掉了过来。 ? ? “嗯……啊……求求你……”? ? “你说什么?……大声点, 我听不到!”? ? 林丰微笑的捉弄着高氵朝边缘的女教师。 ? ? “求求你……啊……不行……不行了……求……”? ? 望着满脸淫荡的美丽面孔, 急促摆动的胴体林丰冷笑着。 ? ? “我看你是那边高贵!”? ? 男人将女体翻转在胯下, 抽高雪自的大腿后用力的肏着。 ? ? “啊……啊……”? ? 女教师疯狂的淫叫着。 “嗯……嗯……啊……泄……泄了……”? ? 在女教师高氵朝来临的同时, 林丰双手用力的把老师丰满的屁股拉向自己射出滚烫的淫液, 颤抖的女体昏倒在沙发上。 林丰看着昏睡中的红艳面孔,默默的沈思着。 ? ? 不久后,从沙发中轻轻的站起来,捡起地上的女用皮包, 一阵搜寻后在夹层中找出皮包内的备用的钥匙, 回到房间换衣服时顺便记下地址,看看时间己是快八点了, 从衣橱中拿出一套干净的衣服在经过客厅时, 随手摆在沙发上拿起白色的蕾丝内裤,轻拭老师两腿间殷红的淫液, 随即扭做一团塞在自己的口袋中,关上房门, 走了出去。 。